山河小說
  • 首頁 其他 花落喻柒共天途
  • 花落喻柒共天途
  • 作者: 南宮罄穆 更新: 2024-04-03
  • 狀態: 連載
  • 高冷冰山怕貓校草校霸攻×貓妖抑鬱焦慮陽光少年受

    高二開學季。

    有人大聲在班級門門口喊

    “我剛纔路過老師辦公室,咱班好像來了一個很帥的帥哥!”

    上課鈴響了起來。

    宿淮走進了班級的講台,便開口:

    “大家好,我叫宿淮。以後請大家多多指教。”

    樓岑本來在桌子上睡覺,他聽到了新同學的自我介紹,他抬起來頭,就在這個時候,他們四目相對。

    宿淮:他好像他

    樓岑突然聽到了什麼聲音,他左顧右盼,最後他的視線還是落在了宿淮身上。

    宿淮:他又在看我了,但他還會認識我嗎?認不出來也理所應當吧。畢竟我變化太大了。估計,他應該不認識我這隻貓了。

    樓岑:臥槽?我這是有讀心術了?哎!不是,他是一隻貓?啊?

    ——

    宿淮躺在床上,他的臉頰微紅。而有一隻大手附在了宿淮的額頭上。

    樓岑疑惑道:

    “宿淮,你怎麼發燒了?好像溫度還很高。”

    宿淮纔不會告訴他,他這是在發熱期!

    樓岑:我好像又聽到了什麼……所以,發熱期是什麼情況?因為他是貓嗎?

    ——

    “宿淮,你這是在傷害自己!!!你這是在自殘!”

    這是宿淮第一次見到樓岑生這麼大氣的樣子。

    其實,他自己都控製不住自己。他自己也很焦慮。

    他想死掉……

    ——

    宿淮他在學校被人霸淩的時候冇哭,被養父打斷腿的時候冇有哭,他被生鏽的釘子紮到做清創的時候冇有哭……可他見不到他的陽光了……他哭了。

   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哭。還是撕心裂肺的哭。

    ——

    他們在海邊看著夕陽,樓岑時不時的就要吻一吻宿淮的額頭。

    “以後我都在,在你的世界裡,我就是你的陽光和依靠。”

    ——

    花落的時候,我們抬頭共望,就好像我們一直在新生的路上前進。

    ——

    淮南望江南,千裡碧山對。

    我行倦過之,半落青天外。

    ——宿淮

    ——

    樓閣鎖書深,牆南列晚岑。

    更人同野鹿,庭木似山林。

    ——樓岑

  • 詳細
  • 正文